太平山下的二月(歌)

A
窗外的雪
消融
卻只是預告 冬日
開始往返

B-1
鐵塔下的人群
被周遭雜訊
牽絆
停住腳步的我們
只能篩選著
應季的情緒

S
依然
藏在黑暗中靜靜湮沒
依然
會從越過腳踝的時間中流過
明明我們分享著同一片天空
可是卻保持了陌生

C
可是總不要 總不要 否定舊時光
是否等不到 等不到 洋槐上枝梢

B-2
霧靄煙塵
會在哪一瞬
吹散
悄然延展的晨昏
請快一些呀

【重複S&C】

聽:https://www.xiami.com/song/1812167662

愚蠢三則

1
唔,讓我解釋一下
自私即是渴求
善良卻勸人鬆開手
而我的自私與善良交織一處
那便是愛了

2
他叫我
關上眼睛
風就會穿過我的身體

我試過了
我的每一個細胞
都在為彼此恐懼

3
——未來、命運與願景
他們本應被留給明天
而自恃清高
卻只會否認自己的無能的

我們的思想!
它把我們拋在了身後——

一個不可知論者的禱辭

我並不虔誠地信著他們:
兩千年前的第一位拯救者,和
末代的鍊金術士,
那瘋狂的、虛無主義的蓋棺人,
還有達爾文的衛犬,21世紀的帕拉丁。

並不在群山中的聖殿,
也不在老者屋角的佛龕,
翻開我常看的書,也不在這裡。
事實上,我們所見的一切,
都並非他所憑依,
而是在更高的地方,
被時間蕩滌過的聖靈,
他只與我們的心同在。

人們在心懷絕望時掌握了自由,
又在世界將傾時掌握了命運。
有人說,這是我們所看到的最後的兩件神跡,
也有人說,這明明純屬巧合!

現在活著的人,和曾活過的人
一樣在終日地想,
只是今天,我們似乎已經要知道
那些越積越多的
答案,
它們
要何以找尋。

我們遇到的麻煩

我們無法知曉一切,除了一件事,
就是「我無法知你所想」,
你明白了這一點,我便難以自證清白。
我也不知要何以遵循,
該如何做到誠意正心,始終如一。
更別提我死後、世界死後、寰宇死後的景象,
以及,我想的這些到底有何意義。

我想起來了,在床下,在下水道底部,
曾有魔鬼居住在那裡。
就是「未知」,這是我為他們取的名字。

我是缸中的大腦,
我是哲學的殭屍,
我們無法知曉一切,
這就是我們遇到的麻煩。

筆記

當我身處歸途
為我指路的
是那全城的燈火

異見者們的異見者

如果有人

蒙住雙眼踱步
他是不是
擁有了自由

循著導航的
鋼鐵湍流
衛星下的坐標
又算不算禁錮

從四周圍繞著我的
狂喜的舞蹈家
如書里所寫的那樣
攪動空氣
然而
當風將聚攏成潮時
他們便尖嘯著
四散而逃

那遺失了生命的青年們啊
你們把我身上的什麼
也乘隙竊走了?

抑或是
從那一刻起
死去了的和倖存下來的
所有人
其實都一併去了


一併
去了

綻放的時間(歌)

窗帘的縫隙閃著光亮
那些爬下了花床
半夢半醒的醉酒人
已經停止了驚惶

有人告訴我前半夜很長
窗外的世界皆是虛妄
而我們不一樣
不能和他們一樣浪漫

於是
我們狂歡了一整夜
直到那窗帘遮蔽了藍天
我只能捂著臉 慢慢地走遠
直到那歌聲扭曲了時間
我手捧將謝的花兒 慢慢地走遠

其實我有很多話要講
關於那天晚上
發生過的所有
可是他們放棄了抵抗

【重複】

聽:http://www.xiami.com/song/1772948678

我在酒店裡躲了一星期

我在酒店裡躲了一星期
隔壁的聲音會傳過來
星期一是爭吵
星期二是談論
星期三是輕喘
星期四是歡笑
星期五之後
便又安靜了,這對我來說並不重要

在也許是隔壁的地方
身著黑衣的行刑隊來了
把那些悄悄死去的人帶走
安置在另一個「也許」的角落

任他們和我們一樣地困惑著

寬闊的沙

要多少粒沙子
才能組成一片寬闊的沙灘
每當我想起這件事
我就仍然
不甚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