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见者们的异见者

如果有人

蒙住双眼踱步
他是不是
拥有了自由

循着导航的
钢铁湍流
卫星下的坐标
又算不算禁锢

从四周围绕着我的
狂喜的舞蹈家
如书里所写的那样
搅动空气
然而
当风将聚拢成潮时
他们便尖啸着
四散而逃

那遗失了生命的青年们啊
你们把我身上的什么
也乘隙窃走了?

抑或是
从那一刻起
死去了的和幸存下来的
所有人
其实都一并去了


一并
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