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蠢三则

1
唔,让我解释一下
自私即是渴求
善良却劝人松开手
而我的自私与善良交织一处
那便是爱了

2
他叫我
关上眼睛
风就会穿过我的身体

我试过了
我的每一个细胞
都在为彼此恐惧

3
——未来、命运与愿景
他们本应被留给明天
而自恃清高
却只会否认自己的无能的

我们的思想!
它把我们抛在了身后——

一个不可知论者的祷辞

我并不虔诚地信着他们:
两千年前的第一位拯救者,和
末代的炼金术士,
那疯狂的、虚无主义的盖棺人,
还有达尔文的卫犬,21世纪的帕拉丁。

并不在群山中的圣殿,
也不在老者屋角的佛龛,
翻开我常看的书,也不在这里。
事实上,我们所见的一切,
都并非他所凭依,
而是在更高的地方,
被时间荡涤过的圣灵,
他只与我们的心同在。

人们在心怀绝望时掌握了自由,
又在世界将倾时掌握了命运。
有人说,这是我们所看到的最后的两件神迹,
也有人说,这明明纯属巧合!

现在活着的人,和曾活过的人
一样在终日地想,
只是今天,我们似乎已经要知道
那些越积越多的
答案,
它们
要何以找寻。

我们遇到的麻烦

我们无法知晓一切,除了一件事,
就是“我无法知你所想”,
你明白了这一点,我便难以自证清白。
我也不知要何以遵循,
该如何做到诚意正心,始终如一。
更别提我死后、世界死后、寰宇死后的景象,
以及,我想的这些到底有何意义。

我想起来了,在床下,在下水道底部,
曾有魔鬼居住在那里。
就是“未知”,这是我为他们取的名字。

我是缸中的大脑,
我是哲学的僵尸,
我们无法知晓一切,
这就是我们遇到的麻烦。

笔记

当我身处归途
为我指路的
是那全城的灯火

异见者们的异见者

如果有人

蒙住双眼踱步
他是不是
拥有了自由

循着导航的
钢铁湍流
卫星下的坐标
又算不算禁锢

从四周围绕着我的
狂喜的舞蹈家
如书里所写的那样
搅动空气
然而
当风将聚拢成潮时
他们便尖啸着
四散而逃

那遗失了生命的青年们啊
你们把我身上的什么
也乘隙窃走了?

抑或是
从那一刻起
死去了的和幸存下来的
所有人
其实都一并去了


一并
去了

绽放的时间(歌)

窗帘的缝隙闪着光亮
那些爬下了花床
半梦半醒的醉酒人
已经停止了惊惶

有人告诉我前半夜很长
窗外的世界皆是虚妄
而我们不一样
不能和他们一样浪漫

于是
我们狂欢了一整夜
直到那窗帘遮蔽了蓝天
我只能捂着脸 慢慢地走远
直到那歌声扭曲了时间
我手捧将谢的花儿 慢慢地走远

其实我有很多话要讲
关于那天晚上
发生过的所有
可是他们放弃了抵抗

【重复】

听:http://www.xiami.com/song/1772948678

我在酒店里躲了一星期

我在酒店里躲了一星期
隔壁的声音会传过来
星期一是争吵
星期二是谈论
星期三是轻喘
星期四是欢笑
星期五之后
便又安静了,这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在也许是隔壁的地方
身着黑衣的行刑队来了
把那些悄悄死去的人带走
安置在另一个“也许”的角落

任他们和我们一样地困惑着

宽阔的沙

要多少粒沙子
才能组成一片宽阔的沙滩
每当我想起这件事
我就仍然
不甚明了